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蓮在廣播室內演奏完作詞作曲後,踏著微慵懶卻有些愉悅的氣息的步伐向房間的方向走去。


  一打開門馬上映入他眼簾的是真斗穿著和服的項背,他微微瞇了一下眼,嘴角的笑意毫不修飾的浮漾了出來,蓮輕輕關上門,坐躺在自己的床上哼著剛才唱的歌。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於是燠熱中落英繽紛,骸笑瞇著眼在微熱的風中與雲雀並肩而行,進了風紀辦公室的骸,隨性地將此作為自己家躺在柔軟的沙發上,拿起擺置在桌上已久沾點灰塵的馬克杯,他搖了搖,裡面的液體晃動了幾下,起了點漣漪,骸試圖讓液體濺出,幅度卻不夠劇烈,雲卻淡淡的瞅了他一眼。

  「你很無聊。」

  「嗯?我可是相當希望你露出這樣如水般柔美的姿態」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瀰漫在夏季,那股令人感到不適的溼膩空氣,宛若要騰煮一切似的,飄逸著由眾多微小水分子聚集的霧氣,淡薄卻又讓人無法忽視它的存在。

  天空依舊呈現金屬的灰,雨後也沒有放晴的跡象,但釋放熱能後的空氣已經顯得舒爽許多,風一吹拂,便是一陣涼,黑色的髮絲像是被人撩動般的晃了晃,雲雀沒有表情,一雙純透的鳳眼卻帶著從不鬆懈的殺氣。

  他舉起一隻手,握著閃爍光澤的鐵拐朝氣流的流動揮去,「クフフフフ...」笑聲回盪,周旋在雲雀的耳,讓他摸不著正確方向,他秉神,微瞇起眼朝身後打去。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