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已經二月份,天氣還處於寒冷狀態,外頭仍飄著細雪,但呼進的空氣中卻多了點那麼甜蜜的氣味,可可粉、鮮奶油,鑄著心意滿懷的巧克力氣味。

 
 那麼請你告訴我,這樣的味道,是喜歡呢?還是討厭?
 
 
「首先我們要先將巧克力放到鍋子中讓它融化,接著將已經融化的巧克力和奶油混在一起…」
 
「為什麼非要看這個不可!」翔撐著下巴,蹙起眉頭看著電視螢幕中的材料互相攪和的畫面,有點不滿地說。
「這不是挺有趣的嗎,情人節做巧克力來互相交換,」
「翔ちゃん,我一定會做出最完美的巧克力給你吃的喔!
「哇啊!我不要!」
「既然學園長都說了要進行這個活動,也只有加油了,」時也靜靜地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然後開始將螢幕中顯示出來的步驟抄寫在筆記本上。
「真斗,你是不是覺得很無趣?怎麼都沒看到你在記?」
「並不是這樣的,因為這些我都會了,」揉揉有些睡眼惺忪的眼,真斗疲倦地打了個哈欠。
「你昨天很晚睡嗎?」
「……嗯,因為一些因素…」
「一定是神宮寺的關係吧,真是的,今天就只有他一個人沒來看DVD,」
「確實是因為他的關係,那個,請讓我睡一下,晚點再叫我起來。」
「看來你真的很累呢,你就先休息一會吧,可惡神宮寺居然讓你這麼操勞嗎…
」翔小聲地嘟噥著,眼神中帶著一些擔憂,瞥了真斗好幾眼,而時也貼心地拿了一條毛毯披在真斗身上後就繼續抄著筆記。
 
 
 ──昨天一直試做蛋糕失敗…好想睡…
 躺在沙發上微瞇著眼的真斗暗忖了一會,半夢半醒間,真斗不斷聽到大家交談的聲音,過了一陣子便沉沉地睡著了。
 
 風吹動著牆壁上掛著的日曆紙,離情人節,也是神宮寺的生日,還有天的時間,知道レン討厭吃巧克力的真斗,最近非常努力地製作奶油蛋糕想代替巧克力送給他,趁著レン不在的時候到烹飪室去練習,然後在夜裡沾著海綿蛋糕的香氣回到房裡入睡。
 
 ──神宮寺……
 在夢裡,真斗輕輕地呼喚著那個人的名字。
 
 
「啊,真斗你睡醒啦!」注意到真斗醒過來的翔,穿著圍裙說道。
「嗯,我睡了很久嗎?」
「還好,我們也才剛要開始做巧克力,」
在兩人交談的同時,其他的人一面製作巧克力一面嬉鬧。
 
「音也,可不可以幫我把鮮奶油拿過來?
「啊,來了!」
「喂!音也!不要把奶油抹在我的臉上!」突如其來的奶油攻擊,讓翔有點不知所措,接著也不甘示弱的反攻了回去。
「哈哈哈,這樣不是很有趣嗎!來時也-」
「請你不要這樣!」躲避音也沾著奶油的指頭,時也急忙用手擋住臉。
 
 看著充滿笑容的大家,真斗的嘴角也不禁往上揚,昨天熬夜練習烤蛋糕的疲累感也一掃而空,走到鍋爐前,看著那月製作極其特別的巧克力,苦笑了起來。
 
「真斗,圍裙掛在冰箱旁邊,」那月朝一旁指了指,輕鬆愉快地笑著。
「謝謝,」
「好!大家一定要努力做出最完美的巧克力!」
 
  穿上白色的圍裙,真斗拉起袖子站在瓦斯爐前就緒,將巧克力融化成漿狀之後,他熟練地攪拌著,一陣陣的香氣撲鼻而來,途中大家還沾了一些嚐嚐味道。
 
──如果真的送他巧克力,自己會在上面寫些什麼?喜歡?謝謝?還是只是句簡單的生日快樂?
 
  在倒入模具內的巧克力置於冰箱等待凝固的同時嗅聞著廚房空氣裡的濃郁香味的真斗,佔滿思緒的全是關於レン的事,瞇上眼,在腦海中浮現的,是他想像著レン收到之後的表情,雖然沒有要做巧克力給他──
 
──真斗,我喜歡你,
 
 縈繞在耳畔邊的那些話語,在真斗心底迴盪起來,レン低沉的嗓音,聽起來總是那樣溫柔有些甜蜜、又有些苦澀,他與他的戀愛,只要擁有著對方給予的承諾,這樣或許就足夠了。

 
 
  穿梭在走廊上,聽見女孩們紛紛討論著關於情人節的嬉鬧聲,レン的心情就有種複雜的感覺,他自己很清楚Lady們或許會送他巧克力這件事,但他不喜歡吃是不爭的事實,可是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又有多少?收下它們之後,又該怎麼處理才好?苦笑了一下,他抬起頭看向有些灰濛的天空,輕聲地說著。
 
 「不知道聖川會不會記得那天也是我的生日──」
 
  嘴裡呵出白氣,脖子上圍掛著聖誕節時真斗織給他的絳色圍巾,看著錶上的時間,レン決定先回房間休息一會。今天由於有代言活動被學園長叫去辦公室,而沒有辦法參加翔昨天向他說的聚會,工作剛結束只想儘早休息,等待不久後更加令人精神緊繃的日子。
 
  他發現,最近真斗的作息都與平時不太一樣,而且夜裡回到房間時,身上都帶著一股有些熟悉卻又陌生的香味,心底一方面期待真斗為他有所準備,但另一方面卻又懷疑自己是否自我意識過剩,一切都只是他想太多。
 
  轉開房間的門,果不其然是空蕩蕩的房間。
「唉──」嘆了一口氣,蓮褪去身上的衣物,往浴室內走進準備沖澡。
 
 
   真斗回到房間後,不見レン的蹤影,只看見他床邊的地板上有許多散落的衣服與浴室傳來的水聲,真斗將一些頭髮塞到耳後,走到自己的榻榻米上,打開日記本,在上頭用工整的字跡寫著:
 
 
 
今天終於做出成功的蛋糕,用了很多鮮奶油和糖霜,感覺很甜,蛋糕已經先放到冰箱裡了,明天是神宮寺的生日,希望一切順利。前幾天和大家一起製作了巧克力要互相交換,期待明天的到來。
         2012/02/13   聖川真斗

   闔上深橘色封皮的日記本,真斗站起身走到レン的床旁邊,接著躺在他柔軟的的大床上,蜷起身子安心地入睡。
「嗯?已經回來了,」從浴室內走出來一邊擦拭著略濕的頭髮,レン穿著浴袍看著倒在他床上的真斗。
「真是,聖川總是忘記蓋被子,」
笑著替真斗蓋上棉被,レン也坐進床舖內準備入睡。
「神宮寺
「晚安,聖川。」落下一吻在臉頰上,レン溫柔地說。
 
 
   到了情人節當天,校園內的氣氛變得分外鼓譟,遲怯地不敢送出巧克力與大方贈與巧克力的少女們不在少數,レン一整天都被女孩們圍住,搶著爭先送上巧克力。レン露出一貫魅力破表的笑容回應,耗費許久時間才抵達教室,才剛踏入門口,翔和時也桌上明顯地包裝袋吸引了レン的視線。
 
 那是被漂亮地用緞帶綁起來的包裝袋,還掛著一張小紙片,再近一看,上頭的字跡是自己所熟悉的那個人寫上的。
 
──Happy Valentine's Day
 
 心底突然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覺,像是再撕裂著什麼似地,猛烈地扯痛レン的胸口,依稀記得早上在走廊上遇到音也和時也時,他們的手上也有這樣一包東西,裡頭想必是巧克力吧──
 
  明明討厭吃巧克力,還是渴望能夠收到真斗親手做的巧克力,矛盾的心情與發現只有自己沒有收到的落寞感交雜在一起,レン用手按摩了一下眼窩,試圖使自己冷靜下來,卻是徒勞無功。
 
 下課時間從遠處レン便看到真斗的身影,彷彿在賭氣般,レン過頭與贈送他巧克力的女孩們談笑,強忍著心中強烈的動搖感,露出笑容,這樣的感覺令レン感到更沉痛。
 
「神…」正當真斗要出聲叫住レン的時候,レン回頭看了他一眼,接著搖了搖手輕笑著。
「抱歉,聖川,現在有點忙,有事晚點再說好嗎?」話一說出口,レン就立刻後悔了,在真斗臉上唰地閃過一絲陰霾,沉下臉的同時,也看到逐漸離他遠去的,真斗的背影
 
レン果然收到很多巧克力-」
「不知道裡面有沒有心儀的人送的,」
「呀啊-我終於送出去了-」
 
 女孩們聊天的聲音,都傳入レン的耳中,苦澀的感覺更加濃厚了。
 
──心儀的人嗎…很可惜,他…沒有送我呢…
 
 拿著各型各色豔麗包裝的精緻盒子,レン遊盪到了食堂,瞧見真斗獨自一人座在位子上吃著波蘿麵包,便走了過去坐在位子的對面,發覺到レン靠近的真斗,沒有說話,抬起頭看了他一眼,又俯下頭在筆記本上寫著老師出的填詞作業
 
「聖川,沒有收到巧克力嗎?」放下手上多的不可計數的巧克力,レン用著輕鬆的口吻問著。
「……你倒是收到挺多的,開心嗎,神宮寺?」
「你是因為完全沒有收到巧克力在賭氣嗎,」露出戲謔的笑容,故意用諷刺的話語想刺痛真斗,想看他對於自己說的話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有收到,」
「是喜歡的人送的吧,」
「神宮寺!」對於レン帶著惡意的話語,真斗『磅!』一聲拍桌子站起身。
「別這麼激動,聖川,」
「你這樣說很有趣嗎,你不要太過分!明明就知道…」
「就是因為這樣才沒有送我巧克力的嗎──」レン的表情瞬間嚴肅起來,歛起笑意,低沉的嗓音說出來的話,在真斗耳裡聽起來像在責備他似的。
 
「我想,你應該也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我不想跟你說了!」
 
   氣憤地收拾自己的物品,真斗頭也不回的離開食堂,在前往房間的路上,真斗不斷用袖子擦拭自己奪眶而出的淚水。
 
──明明、明明不是這樣子,他自己不也收下了所有的巧克力嗎,
 
  將冰箱內寫著生日快樂的蛋糕拿出來放到房間內的矮桌上,指尖抹去無法阻擋下的滾燙淚水,胸口悶痛的感覺無法發洩出來。
 
  從自己的櫃子裡拿出一瓶上好的紅酒,打開來飲用,連續喝了好杯頭腦有些昏昏沉沉的,看著眼前自己費盡苦心做出來的蛋糕,想到レン剛才對他說的那些話,一股衝動的想法從腦中一閃而過。
 
──乾脆就這樣,把蛋糕吃掉算了,
 
   
   真斗用手掌將蛋糕上層的奶油擦了起來,抹在嘴邊品嚐,瞇著眼感受著蛋糕的甜味與奶油的柔滑,陶醉地忽略沾在自己嘴角邊的奶油和糖霜。一面享受著蛋糕的芬芳,一面品味著佳酒的甘醇,渾然忘記自己的酒量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好,在微醺與有些酒醉的狀態下,真斗的體溫不斷地上升,讓他感到有些燥熱,他伸出手想將上衣的鈕釦打開,才開了上面幾顆,手上的奶油全抹到自己身上。
 
   找遍了各個地方都沒看到真斗的身影,レン最後報著一線希望打開房間的門,希望心裡思慕的那個人已經坐在裡頭一打開門,就看到房間杯盤狼藉的樣子,レン有些吃驚地看著坐在榻榻米上的真斗。
 
「聖川?怎麼回事?」
「神宮寺,幫我把鈕釦打開,」看見真斗有些不對勁的樣子,レン聽從真斗的話,上前替他解開襯衫上所有的釦子後,領帶卻一把被真斗拉住。
「這個蛋糕,是要給你的,但是,直接吃太沒意思了,」
被酒精薰染的臉頰微紅的真斗,用著極近的距離對レン說道。
「什レン來不及開口詢問,就被真斗突然用力地推倒在榻榻米上,褲頭的拉鍊也被真斗一把扯開來。
 
   真斗褪下身上所有衣物,鎖骨附近還殘餘著剛才自己打開鈕釦時抹到的奶油,接著真斗挖起一球白色的奶油在指尖上,塗在自己的下唇,上前親吻レン
 
 「唔,」レン伸出舌頭舔掉真斗唇上的奶油,兩個人啟著唇,相互交纏,從唇上慢慢地向下親吻到脖子與鎖骨處。
「真斗…」レン抱緊真斗微燙的身體,持續親吻著他的身體,但真斗卻突然伸出手拍拍レン的肩膀。
 
「今天,比較特別,」看著レン錯愕的臉,真斗輕笑,在レン親吻的時候,真斗感受到臀部下方,レン的部位硬挺了起來,隔著輕薄的內褲布料,真斗擺動著臀部在レン的股間輕輕摩擦,然後將手間殘剩的奶油塗在自己胸前的乳頭上,從レン的角度看起來,呈現在眼前的畫面,極其搧情,而且真斗不斷地摩擦,若有似無的挑逗,讓他的慾望更加高漲。
 
   掏出レン的分身,真斗轉過身,俯下頭,用溫軟的手掌輕輕地握著,指尖順著底部血管的紋路向上直達最上處,拇指搓揉著頂端,然後真斗用嘴含住上頭,接著更加深入地親吻著レン的硬挺,舌頭從底部一路向上舔舐,舌頭表面有些粗糙卻柔軟的觸覺,讓レン的冷靜完全粉碎,真斗持續服務著レン的分身,直到レン完完全全地挺立起來。
 
 「真斗,我想要你,」真斗嫣然一笑像在默許似地,レン撥開真斗柔軟的臀瓣,將自己已經灼熱發燙的分身進入到真斗的後穴中,レン挺起上身靠在牆壁上,緩緩地讓真斗深處的柔軟,吞沒著自己的欲望。
「啊…哈啊……」真斗忍不住發出喘息,身體因醉酒覆上一抹緋紅的顏色,看起來甚是撩人。
 
  レン伸出手,摩挲著真斗的乳頭,然後向前將奶油舔乾淨,還有些壞心地用牙齒輕輕地嚙咬了一下,厚實的手掌包覆住真斗的分身,快速地上下套弄著,還輕柔地揉捏著真斗分身下方的囊袋。
 
「嗯……レン不行……」想阻止レン展開的激烈愛撫,卻使不上力,真斗的分身也漸漸地勃起,身體一陣酥麻,嬌弱地只能讓最原始的慾望帶領著自己。
 
  藉著酒精給予的勇氣壯膽與被挑起的慾望驅使,真斗將雙手扶在レン的身上,開始擺動著自己的腰,讓レン的勃然在他的後庭進出,肉壁摩擦出的快感,向電流一般通流全身,最後到了嘴邊全化作甜膩的呻吟。
 
「哈……レン……」真斗騎在レン的身上,抽動著自己的身體,而レン也不斷地用腹部的力量向上突進。
 
「真斗,」レン用手握緊真斗的腰,一次又一次,更加猛烈地往真斗的後穴深入,緊縮的感覺完完全全地包覆住レン的分身,帶給他強烈的快感。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身體的交合,但每一次兩個人的相融,都讓他們感覺到彼此的貼近與情感的濃烈,最後在高潮之際,レン白濁的體液在真斗窄狹的後穴裡噴發,順著真斗白皙的大腿流下,而真斗也在レン的手裡流出歡愉的回應。
 
 
「神宮寺,因為你討厭吃巧克力所以我才特別做蛋糕給你的,」
「聖川……謝謝你,還有對不起,」レン的心裡除了溫暖之外,還有著難以名狀的喜悅感。
「所以,」真斗湊了過去,深深地親吻了レン
 在親吻中,レン嘗到了巧克力的味道,濃郁的可可香味,在他的喉間擴散開來,形成一股香氣。
 
──把巧克力放到嘴裡然後再吻我嗎,真是的,明明知道我討厭吃巧克力,
 
 真斗停下親吻後,用那湖水般清澈的藍色眼睛凝視著レン,然後開口問了他一個問題,レン笑而不答,卻看得出有幾分苦惱和欣喜的成分。
 
 
『告訴我,這樣的味道,是喜歡呢?還是討厭?』
 
 
── Happy Bitrhday,Happy Valentine's Day

   2012-2-12完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t0609 的頭像
mist0609

雲霧繚繞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