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不止息

“一個憂鬱的聲音,築巢於逝水似的年華中。
它在夜裡向我唱道:「我愛你」”


── Rabindranath Tagore << Stray Birds>>

(#)
穿著冬天一貫換上的菱格紋深色毛衣,真斗拿起樂譜安靜地從房間走了出來
,隔著門板的另一頭是靜靜倚在門上苦笑著的蓮,髮尾濕濕的,像是剛淋浴好的樣子,臉頰側邊一道紅色的印跡,用手撫上還有些辣辣麻麻的刺痛感。

從房間望向窗外的雨,細密的、破碎的線絲,不斷地打濕原本乾燥的地面,沒有聲響的空間,只能隱約聽見外頭唰-唰-的雨聲,不乾不脆地不是下過即逝的傾盆大雨,冬天的雨總有些陰沉,綿綿地下著,混著略寒的風,冷得令人鼻腔發疼,指尖也變得遲緩了。
遲緩到被揮上一巴掌後,連拉住對方的反應都沒有。蓮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將它徐徐吐出,化為一道很長、很長的嘆息。

(1)

不滂沱的雨遮掩不住從琴房傳來的鋼琴聲,琴音停停走走,但步調仍是輕緩的,像是撐著傘在雨中頻頻停住回頭觀望的人一樣,打落在傘面的雨,是清澈的音符,卻帶著輕微的顫抖。真斗坐在椅子上倏地止住了手的彈奏,裹覆右手其上的是幾層白色網格的細密紗布,他擰了擰眉頭,露出些許痛苦的神色,額上滴下汗珠,現在正時值盛夏,悶濕的天氣不給人一點轉圜乾燥舒爽的空間,但是離鋼琴不遠處的地面上攤開的皺紙張,才是讓真斗胸口宛如盛夏的悶雨般難受的原因──就像充盈於空氣間怎麼也無法抹除的,水分子的黏膩感。

凹凸的紙張上有著線條好看的鋼筆字跡,真斗愣愣地朝地板上被自己揉成一團後又再度展開來看的留言,他低著頭咬緊嘴,表情顯露的不只是單純的生氣,憑藉單單一張臉的表情怎麼承載的了心中那麼多、那麼多的情感?

那個男人,是用著什麼樣的神情、是用著什麼樣的力道,握著筆在上頭輕輕寫下「我無法讓你幸福,對不起,聖川。」這樣讓人感到灼痛的字句?最後,還 無聲無息地獨自離開。

「噹───」低沉的音迴盪在真斗耳裡,雙肘壓著黑白相間的琴鍵,上半身伏在鋼琴上不發一語,他伸出左手撫著被紗布裹著的右手,苦澀地閉上眼,想起從前自己待在琴房練習時總是輕聲地轉開門把,坐到鋼琴另一處的椅子上傾聽琴音的男人;總是喜歡在練習結束時親吻自己額頭,習慣遞杯溫開水給自己喝的男人。
鋼琴蓋上那個過去真斗承接遞送過來的溫水的橘色馬克杯早已佈滿灰塵,他坐起身,朝杯子吹了一口氣,灰塵飄散在空氣中散了開來,有些倦意的真斗悄悄地閉上眼,臥在琴房裡的沙發上,追溯似地夢逐漸地在真斗的腦海裡散了開來──

風吹動著寧靜的下午,地板上的紙已經緊緊地被真斗握在手裡,紙張末端簽著『神宮寺蓮』的字跡似乎有些模糊,不知道是書寫時窗外飄來的飛雨,而又或是......。

 

 

 

 

--------------------------------------

 

總之是有點短短的更新,希望每個禮拜都可以準時(炸

嗚嗚Shuffle Unit CD好聽斃了,快吃土但還是想收全部啊.....!!!!(明明是該禁慾的人

 

 
創作者介紹

雲霧繚繞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洛
  • 不要QAQQQQQQ!!!!
    這不是大蝦這不是大蝦這不是大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