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吧?」楸瑛笑彎了眼,恰似上弦月的弧度

「......讓你破費了」絳攸微微垂下頭小聲的說著。

「沒關係,我只要你開心就好了」他伸手撫撫絳攸柔軟的髮絲。

「.....笨蛋」

「就某方面來說我的確是呢,沒察覺到為甚麼你不高興這件事...」當楸瑛準備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絳攸倏地握住了楸瑛的手,抬起頭用著無辜溫柔的眼神凝視著楸瑛,輕輕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下去。

  「不怪你.....都只是因為楸瑛你....」一個諒解的笑容流露出來,在絳攸清秀的臉上之柔媚,楸瑛屏息著,聽著自己的心臟狂烈的發出聲響劇動著,這樣的表情.....這樣的絳攸....只有我看過吧......

    在兩人四目交會半晌後,絳攸繼續說著「只是因為楸瑛你.....是個超級發情男!!!!!!」聲音像是在細雨霏霏下突然驟臨的狂風暴雨和一道霹靂的閃電那般嚇人,讓人毫無預警,他近乎是用嘶吼、吶喊、咆哮的方式說出最後一句話,先前那些浪漫的粉色氛圍全都被這充滿怨怒的狂哮生撕的粉碎,楸瑛愣在一旁,有點呆滯。

    「果然是因為我和其他女人接觸的關係吧.....」楸瑛緩緩做了判斷,將話語慢慢吐出來「我.....」絳攸凝視著楸瑛似水柔情的瞳仁怔住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迷失在深邃多情的眼眸中,頓時不能自我。

     「我只喜歡你一個,你懂吧?」伸出手掌撫上絳攸的面頰,淡淡的落下一吻,毫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你在胡說甚麼」面對他給予的溫存,絳攸的心頭泛上一陣酸楚「我要回去了.....」絳攸低下頭毫不猶豫的往留宿的房間疾走而去,『碰』的一聲用力摔上門,他坐臥在床上抱著雙膝將頭靠上,「胡說....」

      「絳攸!」門外出現了一名男子的身影,嗓音一聽就知道是楸瑛的,他大口喘著氣,「走開。」絳攸鎖上門下逐客令,楸瑛敲打著門板,有些無助的半蹲著,用右臂撐在門上支持著身體的力量。

      過了一會,絳攸帶著發紅的鼻子將門打開,「絳攸.....你.....」楸瑛呆愣了一下,連忙把門關好鎖上,用衣袖拭去絳攸臉上的淚珠,一把將他拉進懷裡,「不要哭....」

      「...你...總是愛胡說八道.....」他抽噎了一下「我何時胡說八道了?我喜歡你的心是千真萬確的,對你的心意怎麼可能亂說?」

      「你和誰在一起關我甚麼事,離我遠一點....」一口氣把話說完後的絳攸眼淚又不爭氣的猛落下。

      「別無理取鬧了....看著我,絳攸,看著我!」楸瑛語氣略帶強硬的說,而絳攸只是搖了搖頭在楸瑛懷裡掙扎著。

       「絳攸!」楸瑛像是再喝令似的又叫了一次絳攸的名字,他震懾了一下,抬起頭用帶著水氣迷濛的雙眼看著楸瑛,正當絳攸想轉過身的瞬間,楸英拉住了他,用吻封住了絳攸的唇。

       狂暴的像是在黑夜裡的暴風雨,不斷的展開攻擊掠奪著,好讓他屈服,既有些粗暴又纏綿的讓人無法抗拒。

      在這般吻的攻略之下,絳攸忍不住將手攀附在秋瑛的脖子上,「楸瑛....我喜歡你......」 由被動轉為主動,一點一滴的開始向楸瑛索求,甜蜜又嬌羞,楸英將絳悠抱到床舖上,停下了親吻,絳攸輕輕喘著,臉上染著桃花般的緋紅,

       「你終於說出來了.......我再也不放開你了....絳攸.....接下來,請你好好體會我對你的愛吧.....」楸瑛柔柔一笑,在月色渲染下顯的有些邪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待續]

 

後記:

很抱歉現在才更文[遭毆],下一篇大概會邁入完結篇,

因為有h所以我會鎖起來,密碼就是的英文[全小寫]

感覺我寫的好差啊[苦笑],之後還是會好好加強的,

還請各位見諒我拙劣的文筆......

總覺得我一直讓絳攸哭,真是抱歉.......

創作者介紹

雲霧繚繞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赫羅米
  • 投入 角色 . 多多揣摩
    不能一位憑喜好. 直覺寫喔^^ Hu上
  • 好的,謝謝你的建議,
    我之後會好好著重這一點

    那句我會稍微改一下

    mist0609 於 2010/05/31 18: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