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後的絳攸仍然靜不下心。

就像平靜的水面上泛起一波波的漣漪。

 

因此絳攸決定要出去走走散散心。

走來走去,又不知不覺走進了工作的場所---王城。

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絳攸沒有來嗎?」楸瑛殷切的問著劉輝。

「今天他請假,是黎深幫他請的。」絲毫沒有察覺任何異狀的劉輝卿蘇的回答著。

「是嗎.......」惆悵二字還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從昨天開始就不見人影...............

 

「希望孤今天可以看見美麗的月亮,咦,絳攸.....?」

朝窗外遠處看去便能夠看見他因迷路而困窘苦惱的神情。

 

一聽見「絳攸」兩個字,楸瑛便激動的奪門而出。

 

「啊!是他!」絳攸匆忙跑開,想找倒吏部所在之處。

不論三七二十一,絳攸一股腦兒的向前直奔,不管他是否知道正確的路在何方。

 

就這樣,二人一躲一追僵持了許久。

「可惡,要怎麼走!這路居然會變來變去的!」

「要去哪呀?」突然冒出的楸瑛露出揶揄的笑容。

「....關你什甚麼事?」

「不是約好了嗎?」臉愈來愈靠近,可以感受到楸瑛呼吸氣息的絳攸聽了他的話後便不高興的轉過身背對著他。

 

這樣的行為簡直像是在賭氣鬧彆扭呢.....

「我要回去了。」他微微垂下頭,青綠的髮絲垂落,絳攸緊緊握著拳頭,意圖強忍不爭氣的眼淚和滿腔憤怒。

「絳攸!」楸瑛伸手拉住了絳攸。

而他只是震懾了一下,卻始終沒有回頭。

「給我放手。」軟弱的怒吼聲在楸瑛耳裡聽起來似乎起不了作用,但讓他的心隱隱作痛了一下。

「不要這樣,我們早就約好的不是嗎?」

「.....」無視楸瑛的柔聲細語,絳攸依舊給予沉默作為回應。

「還是你不敢?你是那種食言而肥的人嗎?」眼看著即將抽手的絳攸,楸瑛只好使出激將法讓絳攸回頭。

 

「去就去。」激將法奏效,楸瑛淡淡的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要是他拒絕了他,就這樣離他而去,他一定會痛徹心扉的。

「好,那我去牽馬,不准逃跑啊!」

說服成功的楸瑛不久後帶了一匹馬到了絳攸面前。

「上馬。」

「只有一匹耶。」

「上馬就對了,不然你得自己走路。」楸瑛輕輕的挑起眉,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絳攸只是很瞪了一下,便乖乖上馬了。

 

..........兩個男人其一匹馬不引人側目才怪。

 

在行走路程中. 楸瑛體貼的選了條人煙較為稀少的地方。

抬頭仰望天空的絳攸還是扳著一張不悅的面容。

「你究竟在生甚麼氣哪?是因為我和女人在一起嗎?」

「........」絳攸不理會,依然盯著早已換上灰黑色衣裳的天空中懸掛著的那輪皎潔的明月。

「還是你在意我沒去找你?」

「.........」

「絳攸你說話哪,我猜不到。」

「那就別猜。」他表出一副『你不要煩我』的表情。

「你很在意我和女人擁抱嗎?」

在絳攸心中心思縝密體貼溫柔又風流的楸瑛在此時也慌了手腳,面對心愛的人,他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雖然他真的很好,但他是個萬年發情男啊.....』

就是這一點令他最為討厭也最為吃味。

 

他總是有時會調侃他,用那樣有點邪魅和戲弄意味的笑容對著他笑,能夠擺出那樣熒惑人心表情的傢伙,卻可以在每個緊要關頭給予他最多的安慰和溫暖,給他溫柔的保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st0609 的頭像
mist0609

雲霧繚繞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