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王子only_認親禮

前篇

Milky Sweetheart
レンマサ

酥脆的外皮還散著熱騰的香氣,柔軟綿密的口感緊接著向嘴迎來,麵粉、奶油、蛋揉合烘焙出,印上網紋的哈密瓜麵包,和幾個宛若被氣味撲眩過去的夢──

一早起床面對著的不是美麗早晨的開端,レン俯下頭一臉苦惱地用眼角餘光看著香甜的睡在他身邊的真斗,今天的真斗可說是「可愛至極」。
レン並不是第一次看見真斗的睡臉,不過今天的狀況似乎…不太一樣,出現在他眼前,側著身子在暖被窩裡睡著的,是小時後的真斗,千頭萬緒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就連事情是怎麼發生的,レン也不清楚,慌亂之際,只想得起,昨天真斗在午餐時間,買了最喜歡吃的哈密瓜麵包後就回房間完成作業。
房間的垃圾桶裡,塑膠封膜上印著『隱藏版新口味』的誇大字樣,說明這款哈密瓜麵包有多獨特的形容詞,一一都在上面出現,但背面的成分裡卻多了點不太一樣的東西。
レン將包裝紙從垃圾桶裡撿起來後,審度了一番,他可以想像真斗是用著什麼樣的表情去挑選麵包,想必應該是有點開心又藏不住興奮的樣子吧,想到這邊,レン嘴角不自覺地揚了揚,翻到背面想尋找成分的線索,竟看到有除了原料之外的字詞,有些荒謬的令他不可置信。
“Magic Power” “魔法”
看著印刷在塑膠袋上的英文單字,レン呆滯了半晌,反覆看著床上躺著熟睡的10歲時期的真斗和昨天他買的哈密瓜麵包上的包裝,對現在這讓他無法理解的情況,似乎掌握到了些什麼線索。
「…所以,現在的聖川,會變成這樣…是因為…」按摩一下自己的眼窩,レン眼神裡帶著一點疲憊感地看著仍沉醉在棉花糖般夢鄉裡的真斗酣睡的模樣。外頭的風,從窗戶吹了進來,天氣明明是溫暖的,風卻有些涼爽,「哈啾!」一聲,睡在柔軟大床上的真斗打了個小小的噴嚏,有著孩子氣息的噴嚏,嗓音還有些稚氣未脫的純真。

小時候的聖川,真的非常可愛…,レン走近床邊替他蓋上小毛毯,心裡暗忖,也想起從前真斗在他旁邊用軟綿綿的聲音哥哥、哥哥的叫著他,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那麼叫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叫他的名字,逐漸只用姓稱呼他了。可能是因為覺得不適合,或是不禮貌,就算是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卻仍弭不掉レン心中經常會感受到的距離感和疏遠的味道,像要吞噬他似的,在心底、腦海中蔓延,變成一陣陣胸口襲來的疼痛感。
帶著濃濁的苦笑,レン看著真斗的臉龐,用著誰也聽不見的音量說著,其實你沒有那麼喜歡他、其實你沒有…那麼喜歡他,沒有那麼喜歡…聖川真斗。

「哥哥?」在記憶裡熟悉不已的聲音在レン的耳邊響起。
「…聖川?」
「哥哥怎麼變得這麼高了?」
「咦?什麼意思?」
「以前雖然你也比我高,但是也才高一點點啊…」不解地用手比了比自己的身高,真斗輕皺起眉頭,看著站在他面前180幾公分的レン。
(他的記憶,也回復到10歲了嗎?)
「真斗,」レン蹲下身,用手拍了拍真斗的肩膀。
「嗯?」
「現在的哥哥,是18歲喔,」真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之意,レン才放心似的露出微笑,不管怎麼樣,他要趕快想出方法讓真斗恢復原狀,在這期間,18歲的他還要和10歲的真斗相處好一段時間,多久?嘛…不知道呢。

寵溺般地摸摸真斗的頭,レン牽起真斗的小手,笑了笑。
「等等帶你去買幾套衣服吧,我們先去吃點早餐,」
「嗯!」 
「喜歡吃哈密瓜麵包嗎?」
「最喜歡了!」

啊,世界也…敵不過他的笑容啊…
既然時間給了我機會,那就把握這段時間將當初自己彌缺的遺憾悄悄地填補起來吧,就算只是夢也無關緊要了。
一面在到食堂的途中,レン一面想著,現在這雙小小的手,如記憶中一樣,有點體溫偏低,卻緊緊地握著他的。

「咦?真斗呢?」昨天午餐時間後就沒再見到真斗出現的音也,問道。
「那個…嗎?小孩子…」那月用手拄著下巴,朝レン和真斗的方向比了比。
「該不會是他們的孩子!」
「喂怎麼想這個選項都不太可能吧,不過也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友千香翹起眉頭,對著翔說道。
「從來也沒有聽過神宮寺說他喜歡小孩子,所以說現在這個孩子果然就是…」
「不如我們去問他,」
「哦トキヤ這個主意挺不錯的!」
「可是他們好像要去別的地方,神宮寺把早餐打包起來,朝大門走過去了,」
「大家跟過去吧!」

困惑的不止是音也他們,今天レン的身邊多出了一個孩子,早乙女學園上上下下都傳得沸沸揚揚,到底事實如何,沒有人知道,也有女孩們為此心碎淚流,卻沒有想到,那個孩子長的是像真斗不是像レン啊,不對,應該說…他本來就是真斗。
此時,站在有眾多校園內攝影機傳回來的影像的辦公室內,有個男人看著レン離去的背影微笑著。

「你會怎麼做呢,神宮寺レン…這可是我引以為豪的Magic。」
「學園長,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林檎笑著。
「看下去就知道了,No problem.」

坐在黑色的轎車內,レン將真斗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陪他說話。
「真斗,等等要不要吃冰淇淋?」
「可以嗎?」
「當然,」
「哥哥,」
「怎麼了?」
「還要很久嗎?」
「還要一陣子喔,想睡一下的話就睡吧,」撫撫真斗的背,レン溫柔地說。
「嗯…哥哥很溫暖…」輕靠在レン的胸膛上,真斗微瞇起眼睛,漸漸地睡著。
看著真斗的側臉,レン只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看著他了,真斗現在的臉和10歲的臉,除了稚氣脫了些,變得成熟些,其他都沒什麼變。
レン伸出手指摸了摸真斗的白皙的臉,睡著的時候臉還紅紅的,真是可愛…但在感覺到真斗的可愛之處時,レン也感覺到自己胸口的躁動,說什麼其實沒有那麼喜歡他,根本…都是在說謊…
經常從他心底竄升的寂寞感,總會讓他畏怯去對自己肯定這份強烈的感情,他討厭自己這麼搖擺不定的心,卻也不曾想將自己的心交付給除了名為聖川真斗外的人,愛的越深,越是無法承受若要面對離開的疼痛,レン或許只是,本能地想用這樣的方法平衡自己的心,這樣,當真斗想要飛翔的時候,他才能夠放手將整片的天空,全部都送給他。
但在現在在レン面前的,即使是10歲的真斗,レン也無法抑止自己心口的怦然,不過現在的真斗是個孩子啊……
不可以對他出手,不可以對他出手,對他出手會傷害他的,他在心中對自己說了無數遍,鼓動的內心正在和理智線拉鋸,當一個男人在理智和欲望的夾縫中動彈不得,卻仍努力的想尋找出路,是很偉大的一件事。 

「…神啊,我也需要魔法啊…」
神宮寺レン,今天也要加油!

距離變回原樣的時間,倒數4小時。

創作者介紹

雲霧繚繞

mist06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